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连载三)-新闻网
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连载三)
发表者:黄永玉 发布时间:2018-05-28 浏览次数:

●黄永玉

“军之友社”的头头黄仁霖将军,他一辈子的最高理想就是努力和钻研如何把宋美龄跟美国大兵侍候好。陈其准的确让他看准了,眼前他要做的工作是别让那些唱歌和伴舞的女人们过分地对他忌妒。

陈其准第一次把尚大带去看演出,几乎吓傻了。那么大的场面,乐声响亮,那么多的美国佬怎么会如此疯狂地拜倒在陈其准脚下?他真担心这些傻美国佬会把陈其准当作美国下一届总统候选人。

演出完毕,陈其准带回满满一吉普车的面包、黄油、奶粉、火腿、香肠、巧克力、骆驼牌香烟……他说:“这东西可以进黑市,好多穷朋友等着我……”

“你不是说可以给我找个工作?”

“工作?你英文怎么样?”

“英文?二十四个英文字母我都搞不清。”

“怎么英文变成二十四个字母了?你高中怎么念的?在这种地方,连Boy侍候人都会两句……”

回到宿舍,尚大站着发愁,其准电灯下看着他,忽然蹦起来:

“你跟我一起跳双人舞!你看你一身白肉,一黑一白,要乐死他们……”

“‘赛你凉’!你把我当什么人?”尚大举起拳头。

“你说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土风舞是什么舞?那一夜一车东西是什么东西?我‘赛你凉’,我‘赛你凉’!” 其准也生气了:“你讲,我跳舞是下贱工作吗?”

“可我不会怎么办?”

“你不会我能让你上台吗?教你三天!”

这三天,尚大认为比当年练拳击还累,手、脚、脖子,连头发都痛,但总算勉强过了关。

两位宝贝第一次登台,那种黑白反差引起的大轰动,真的难以描写,街上行人不知今晚“军之友社”美国佬里头又发生什么事,《中央日报》登了个特写辟栏新闻,黄仁霖还把这件盛事第二天早上在老蒋夫妇用早餐的时候,轻言细语地做了汇报。平日不爱大笑的蒋介石也哈哈笑了三秒半钟。

没在那个时代亲眼见过的人也可以想象嘛!一黑一白两个胖墩,白的小眼睛,黑的鼓眼睛,穿着草裙在台上配合着南洋群岛音乐跳土风舞。是一种什么梦境?

尚大跟陈其准就这样跳了两个多月,赚到进大学的学费。每天把昨晚跳出来的美国物质报酬用到黑市上去,还学会了狠心看人的本领。又不知他使了什么神通,正式考上了在重庆的朝阳法学院。

不过,我总觉得尚大跟上学这档子事一点缘分也没有。这有点像钱锺书先生的那本《围城》的含义,在城外的想攻进去,城内的想突围而出。何必那么忙地进进出出呢?活像一只从不酿蜜的孤独“雄蜂”,跟着蜜蜂在花丛中瞎起哄。它根本不具备采花和酿蜜的生理结构。

不出所料,上学没多久,尚大又坐不住了。他忽然萌发了思乡之情,一路迎着轰炸回到闽南。

这一次决定是他一生中的大转折,既干脆而又正确。使出浑身解数办了两件大事:一是全力整顿了故乡安溪湖头慈山小学。二是跟一位当年厦门双十中学的同班同学,学医的好女子吴灿英结婚。半年后真心实意地上福州福建学院法学系,一口气读到1946年毕业。领了文凭。抗战胜利已经一年,在厦门鹭江道64号跟好友和同学开了一间天平行贸易公司。这公司除了他之外都是共产党,我不相信他不清楚。他像对待以前好玩的事情一样,潇洒自如,眼开眼闭地做着掩护工作。1949年,国民党特务头子毛森在厦门搞大屠杀,天平行成为目标,被彻底砸掉。尚大父亲的老部下帮助他秘密地只身逃到香港,几经艰难来到印尼。

我上世纪80年代回到香港,生活了近十年。尚大在香港也有企业,由大儿子川羽照料。时不时尚大来香港,或经香港回闽南圆他永远圆不完的帮助家乡建设的梦,我们见面时就会没完没了回忆过去,有时候也谈些正经事。

我一直感激闽南人的恩情。他们慷慨,好客,有同情心,宽容,在那片土地我才能勉强长大成人。

我们也谈起人世间好多解不开的谜团和矛盾。比如陈仪这个人,他当时是福建主席。我们心目中伟大的圣贤,集美学校的校主陈嘉庚就十分不满意他。蒋介石也尊敬嘉庚先生,听了他的理由就把陈仪调走了,换来个不三不四毫无分量的刘建绪。

陈仪实际上是位很有厚度、很有远见、胸怀宽广的人。他是鲁迅先生的老朋友。

主政福建的时候,部下的质量也很高。后来在台湾当过“总统”的严家淦,就是他当时的建设厅长,科学家郑贞文是他的教育厅长。

郁达夫好像在那里做过嘉宾,著名的作家黎烈文给他主持文化出版活动工作,于是一大串左派作家也微妙地来到永安。陈仪知道吗?知道的。黎烈文三两天要到他那儿去汇报工作。他们有私交情谊,所以汇报工作之外当然也说点别的东西,这种情况之下,先来了左派文人王西彦,接着来了重要的共产党人邵荃麟、葛琴,做了福建省官办的主要杂志《改进》的负责人。所以福建全省的进步文化活动开展得十分活跃,陈仪暗中庇护着许多进步人士是肯定的。

新中国成立前夕,陈仪策动他的老部下汤恩伯起义,忘恩负义的汤恩伯马上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到台湾后枪毙了陈仪。

这样看来,陈仪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暗中他跟谁有过联系?总不至于要汤恩伯阵前起义是个个人兴之所至的“行为艺术”罢?今天,我真希望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为他说个公道话,纪念他。

我们集美的校主陈嘉庚当然是个好人,陈仪看来也是个好人;用最高指示检验:“好人打好人,误会!”

在福建待过的共产党员邵荃麟、葛琴夫妇“文化大革命”中死得好惨!我们素来敬仰的这两位高尚的共产党人居然也困死在自己的囚牢里!唉!

这一切怕都堪称历史伟大悲剧罢!悲剧的特征是自我矛盾。

李尚大1949年只身来到印尼干什么呢?

印尼有许多他爸爸的朋友、老部下,受恩惠者要帮助他,他真诚地多谢这些阿伯、阿叔说:

“让我先在印尼码头上混三两年吧!眼前我什么都不懂怎么做事情?”

于是在一个陈姓名人码头上找到一个扛生橡胶块的工作。每块生胶重108公斤,体积是一米乘一米乘一米,正方体。从这个地方的码头仓库里扛出来,过码头,上跳板,进船舱,入舱底,堆叠整齐;随船开出到另一个地方,再把生胶扛上肩膀,上船面、过跳板、到码头、进仓库,一块块码齐。苏门答腊、巨港、楠榜、雅加达……真的足足玩命地干了三年。从苦力,提升到工头再到仓库管理,让老板发现了:

“你是个大学生!你玩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不是玩,是上学。”

“码头有什么好学?”

“它是本大辞典、大百科全书的第一页!我从码头学起……”

“你别走,我提升你,把好的位置给你。”

“我三年流汗吃苦不是为你,是为我自己。从今天起我要忙自己的事情了。”他微笑点头告别。

1949年到他2008年逝世,六十年过去了。

一开始,他在各岛跑些橡胶、咖啡、椰干散碎生意,越做越大,加进了木材厂、夹板厂(森林开发,动不动就一百八、两百公里直径的大森林)、瓷砖厂、轧钢厂、酒店、房地产、石油……六十年,俨然变成印尼几大财主之一。

上头这段话不到一百字,读起来连气都不用换,可知道,这就是尚大忙碌一生的时间? (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集美报连载三http://xmngd.com/ywkd/jmbxw/xjc/201803/t20180324_230414.htm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