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连载四)-新闻网
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连载四)
发表者:黄永玉 发布时间:2018-05-28 浏览次数:

回头讲讲尊敬的大嫂吴灿英。

尚大去印尼之后,灿英带着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侍候着尚大的母亲──她的婆婆。

这位婆婆,丈夫去世多年,她从来就是全家的舵手,并且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大地主婆。1949年土改开始,首先遭受反手吊打的就是她。七十多岁的人,还是个缠脚老太太,每天灿英背去背回到广场接受批斗,老太太居然神志清爽,说自己的确是“一种阶级的代表”,要孩子们记得人生的基本态度,“记得朋友的好处,忘记朋友的过失”,活下来了。

全家“扫地出门”,老小五个人,住在一间小破屋里。灿英一个人砍柴,挑水,山上开荒种白薯,养活这五张嘴巴。后来见面,她对我说:“想到印尼的尚大,什么折磨都忍受了。”每天做完家务,还要去义务夜校教课,上医疗站为人打防疫针。

看样子是尚大的祖上积德,湖头乡政府正确地掌握政策,土改过后,得到“宽大处理”。

1953年老同学集美医院的护士长,非常需要一位正式学校毕业的专业人员当护士,正好把灿英大嫂拉了过去。1954年灿英大嫂想办法把婆婆和三个孩子也一齐弄到集美学村居住。1956年灿英带着小儿子龙羽先申请到香港。两年后得到印尼政府批准,1958年4月间,夫妇分别了漫长的九年时间,得到团圆。

老太太和大孙子川羽、孙女雪蕾住在厦门尚大弟弟陆大的家里。老太太1972年阴历五月初一去世。川羽插队,1973年与雪蕾申请出国得到批准,全家在印尼见面。唉!川羽和雪蕾与父亲已经分别了24年……

我这个人总是动不动就感恩,尤其是牵挂闽南那一边,这一边……许许多多温暖信任的笑容和温暖的手……少年的漂泊是一只无助的、纸折的小船。

旧时代闽南的妇女伟大之极,她们意志的坚忍真是世纪绝响。她们长年迎染过海风的肤色、眉毛、眼睛、身材、穿着的一切美丽……也是世纪的绝响。你怀疑我是不是在讨她们的好?是的,唯愿她们能看到我的赞美。你知不知道,闽南的妇女是怎样杀出那苛难的深渊的?

她们跟男人一样地劳动,挑担子,开山,敲石头,出海,其至做轿夫抬轿……结了婚,丈夫远渡南洋谋生创业,她们在家乡苦守等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数不尽白发的期盼。惠安县年轻悲伤的妇女们,受不住活寡煎熬,成群结伴用绳子捆成一线,跳鱼塘自杀宣叙她们的凄苦,成为当时一种风气。

灿英大嫂运气好,带着孩子只等了九年。要是没有高堂婆婆和孩子,没有对尚大的坚定信心……我想,她未许没有跳鱼塘的念头。

闽南人把“下南洋”称作“过番”。数百年来,“过番”后有成就如尚大者,真像恒河沙冲筛下来的金屑那么稀奇!

尚大老年后曾告诉我:他一生有两个知己,一个是吴师摩(我听龙羽讲过),吴师摩这位重道义、学行严肃的好人,这里就不详论了。一个是我。

我们交往分三个阶段,一、集美两年多;二、1949年香港一晤,大概一个小时;三、20世纪80年代后香港境内间歇地来往。也就是说,1937年到2008年11月2日他逝世为止,一共七十一年。我们在漫长的生活中都有过交谈和深深的想念。(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集美报连载(四)http://xmngd.com/ywkd/jmbxw/xjc/201805/t20180509_232457.htm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