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五)-新闻网
李尚大:微笑·汗水·家国(五)
发表者:黄永玉 发布时间:2018-05-28 浏览次数:

●黄永玉

前几年,李尚大到万荷堂来参加我的生日餐会,他说:“你这些房子盖得太差,你到印尼去,自己随便选个地方,我给你盖一套比这个好得多的房子!”

“你‘扯校’!(音,这两个字是我们七十多年前在集美学校时常用的闽南下流至极的骂人话。)我三十、四十岁的时候你不盖,到我八十岁的时候你才说!”我骂他,他眯着一对小眼睛咧开嘴巴大笑。

其实说出这番话之后,自己心里头又作了纠正。我三十、四十的时候,不正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共产党狂热的追随者吗?什么房子能留得住我不回北京呢?

他那一次参加生日晚餐会还带来了90多岁的蔡继琨先生,他答应蔡先生在福建福州创建一座宏大的蔡继琨音乐学院。(一两年后已经成为现实。听人说蔡老先生搭了一 间小帐篷在工地天天督工,直到完成。前些年蔡先生已先尚大兄去世。)

1994年8月,尚大兄邀请我全家到印尼雅加达参加一个有点意思的聚会。

科学家李远哲在美国柏克莱大学计划盖一幢化学大楼,需要1000万美元,想到印尼慷慨好义的李尚大,便去求他帮忙,果然一口答应。条件是大楼要用“陈嘉庚”的名字,也得到同意。于是尚大找了几位印尼富豪好友一齐助就了这个善举。

在印尼雅加达他的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了一个盛大酒会,来了各界名人。李远哲上台,李尚大也上台,完成交接1000万美元支票的典礼。

1000万美元买一个陈嘉庚的名字。

尚大在祖国只花钱不赚钱,把自己故乡安溪县和湖头乡彻底翻了个“个”。开辟205国道,建厦大医学院,开办集美大学,厦门中山医学院心血管研究中心,泉州黎明大学拓建八幢大楼,福州医学院(医生国外聘请,每月月薪由尚大支付),蔡继琨音乐学院……

他两个儿子龙羽和川羽对我说:“我们在印尼努力赚钱好让他在祖国办这办那。”

女儿雪蕾在香港按月提着大包小包钞票往回跑。

先到印尼的儿子龙羽,安排在一两百公里直径的加里曼丹森林里搞开发,与蛇蝎、猛兽、蚊蚋朝夕相处。1966年去,71年底才让回来;然后上日本进早稻田大学商科,东京农大木材加工专业学习。川羽先在香港大楼建筑工地当泥水工人,再才进香港树仁学院工科学习,后在林场、夹板场做小工头,对儿子们的安排好像报仇一样,先让他们受尽人世煎熬。

尚大在印尼搞政治吗?搞的。

印尼政府在1965年开始,在二十年或更长的时间里,跟我们中国政府的关系弄得很僵,在印尼世代生活的中国人也受到痛苦牵累,这方面尚大做了很多富有成效的协调工作,了解当时真实历史情况的人就会明白,这工作做到今天的地步,真是不简单。

在印尼,有18万户世代遗留下来的中国穷人和在印尼出生的孩子们得不到印尼正式国籍,在印尼生活的华人得不到和印尼人同等的法律保护,尚大费尽了移山心力,争取到印尼国会通过两个法令,2006年7月12日的《国籍法》,和2008年的《反歧视法》。

尚大兄一生到老无病痛,饭量很大,爱好运动,于2008年11月2日安睡中逝世于新加坡家中,足足活了八十九岁。

印尼总统特派专使把国会刚通过的两份法令──《国籍法》和《反歧视法》文件安放在棺木内尚大兄遗体两旁,一齐入土。因为这是他为印尼华人二百余年来争取到的权利的珍宝。

尚大兄!精彩!(完)

原文链接:集美报连载http://xmngd.com/ywkd/jmbxw/xjc/201805/t20180514_232751.htm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