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厦门晚报报道我院师生“上学路”今昔差别
发表者: 发布时间:2017-09-18 浏览次数:

最近几天,厦门各大高校陆续开学。

最近几天,厦门各大高校陆续开学。学子们的“上学路”各不同,有人坐飞机来,有人自驾车,有人骑行而来,有人沿途旅游。相比现在多元又惬意的方式,过去大学生的“上学路”要坎坷得多,从永安到厦门,乘绿皮火车或站或坐要折腾七八个小时;从漳州到福州坐长途车,折腾了10多个小时……

记者采访了一些市民和学子,大家纷纷感叹:“上学路”今昔差别太大了。

记者 李小庆 通讯员 章嘉芸

时间:2017年

学校:集美大学诚毅学院

从东北南下一路游玩   耗时11天才到达厦门

申正是集美大学诚毅学院的新生,这次来报到,他和父母从辽宁到厦门,途经南京、苏州、杭州等地,一路游玩。9月1日从家里出发,11日才到达厦门,耗时11天,途中乘坐了飞机、汽车、高铁三种交通工具。

申正说,旅游的想法是父母提出的,一家人对南方的美景充满了期待。这次旅行,也是申正第一次见到南方的水乡风光、古镇、园林等,独特的建筑风格令他眼前一亮。

到了厦门,父母赞不绝口,对鹭岛可谓一见钟情,直夸厦门是“名副其实的海上花园城市”。申正说,到厦门读书是一段美好旅程的开始。

时间:2014年

学校:集美大学诚毅学院

用两天从福州骑行到厦门  到校时托运的行李还没到

2014年,陈泽毅到集美大学诚毅学院报到的方式,在当时可谓别具一格。当年,热爱骑行的他买了一辆自行车,一路从福州骑行到厦门。

他提前做好路线规划,把较重的行李都托运了,之后就穿上骑行服,戴上头巾和帽子上路了,随身携带着药包、换洗衣服和维修工具等。第一天骑行了约200公里,第二天又骑行100公里左右。陈泽毅说,那是他第一次长途骑行,比想象中的累,当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自信。到了学校时,托运的行李还没到,结果他睡了一天的硬板床。

后来,每到寒暑假,陈泽毅几乎都选择骑行回家。他还曾挑战过一天内从厦门骑到福州。陈泽毅说,现在大学生们上学的方式更多了,选择骑行的人也有一些。他曾在路上遇到一个从河北骑行来厦的学弟,一骑就是2000多公里。

时间:1997年

学校:福州大学

先后两次被赶下长途车  350公里花10多个小时

相比现在大学生多元而惬意的报到方式,20年前的大学生吴先生的“上学路”就显得有些坎坷了。在厦工作的吴先生来自漳州诏安的一个乡村,据介绍,当时他要从村里到福州去上大学,可谓一路坎坷,路上被司机“卖”了两次。

吴先生说,当时从村里去福州要坐大巴,不用去车站买票,可以直接在路上拦车。

其实在上车前,吴先生就知道,坐长途大巴可能会被“卖”:大巴一路走一路下客,可能到了某个地方,人数不够运费,司机就会把乘客转到另一辆人较多的车上。

吴先生回忆,当时他坐的是卧铺,晚上8点上了车,到了莆田,他和其他几名乘客就被赶下了车,接着又被安排到另一辆破旧的中巴车上。到了福清时,他再一次被司机赶下车,坐上一辆更破旧的车,几经周折才到了福州。

“气啊!很生气!”吴先生说,当时自己血气方刚,也想赖在车上不下车,无奈司机是彪形大汉,只得忍一忍。到福州时,天已经亮了。350公里的国道路程,开了10多个小时。不过,一到学校,看见梦寐以求的大学,路上的所有不愉快都被冲淡了。

时间:1978年

学校:厦门水产学院

单位提供了免费乘车证  有座位就坐没座位就站

陈扼西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考生,1977年参加高考,1978年被厦门水产学院渔业机械系录取。考上大学之前,他已在永安铁路工程机修厂当了7年修理工。

陈扼西说,当时他收拾了几件破衣服和一些书,就从永安坐上火车前往厦门。“当时火车还是绿皮的,晚上上车,要坐七八个小时。”

当时,陈扼西所在的机修厂隶属南昌铁路局,单位给了他一张免费的乘车证。“有座位就坐,没座位就站着。”陈扼西说,因为有单位提供的便利,他都没有从普通的进站口进去,而是直接被同事送上了火车。

陈扼西说,到学校时,他发现自己比别的学生晚来了一个月。他属于“补录”的学生。站在校门口的收发室旁,一名郭姓的系主任出来迎接他,第一句话就问:“今年几岁了?”一听说他已过了30岁,系主任连说“够呛够呛”。又问:“结婚了吗?”陈扼西说结婚了,系主任又忍不住感叹“够呛够呛”。“那有孩子了吗?”系主任又问。陈扼西说,孩子已经6个月了,系主任再次叹气说“够呛够呛”。

还好,接下来的4年,陈扼西没让老师失望,他用“全国三好学生”、学生会主席等荣誉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版权